您现在的位置:赢咖3 > 赢咖3科技 > > 百炼“枪杆”战病毒

百炼“枪杆”战病毒

2020-08-27 12:13

——走进中国科学院病原微生物与免疫学重点实验室


 百炼“枪杆”战病毒

①高福(右1)指导学生做实验

 百炼“枪杆”战病毒

②严景华在观察细菌菌落状态

 百炼“枪杆”战病毒

③施一(右2)指导学生做实验

 百炼“枪杆”战病毒

④科研人员在观察细胞

 百炼“枪杆”战病毒

⑤研究人员在做哺乳动物细胞实验

 百炼“枪杆”战病毒

⑥“致微”雕塑,该雕塑是一个被打开的艺术化处理的流感病毒,为了纪念以中国科学院为核心的科研团队,在抗击流感事业中作出的贡献

 百炼“枪杆”战病毒

⑦微生物所与亚宝药业就“抗新冠病毒抗体技术”签订合作协议 本版图片由病原室供图

本报记者 冯丽妃

5月中旬的一天,晚9时许,中国科学院院士高福步履匆匆地走进位于北京奥运村的中国科学院微生物研究所(以下简称微生物所)。依托该所建立的中国科学院病原微生物与免疫学重点实验室(以下简称病原室)是高福做科研的一个主战场。他担任该实验室主任已逾十年。

国内新冠肺炎疫情余烬仍在,作为中国疾控中心主任,高福每天的日程表都超载,他只能在晚上给课题组开会,和大家一起沟通新进展,策划研究方向。

几个月来,病原室战“疫”捷报频传。而这一切则得益于多年沉淀。

经过十余年的发展,病原室在病毒跨种机制传播研究等方面已走在国际最前沿。不过,高福依旧时刻“敲打”和“鞭策”室里的研究人员:“必须保持清醒头脑,如果不努力就会掉队,成为龟兔赛跑中的那只兔子。”

平战结合 直面大考

1月下旬,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给鼠年春节蒙上了巨大阴影,疫情变化牵动着公众的心。作为科技“国家队”的一员,微生物所以病原室为核心,从新冠病毒溯源、传播机制研究到快速检测技术测试,再到抗体和疫苗研制、病毒数据库建设等,迅速进行多方位、全链条布局。

面对疫情大考,微生物所每个科研人员都拧紧了心里的发条。他们把实验室当成了家,夜以继日、加班加点。“大家都很拼命。”回顾4个多月来走过的路,微生物所所长钱韦如是说。

此次疫情攻关,严景华和高福团队承担了科技部疫苗攻关5条路线之一的重组蛋白疫苗,以及新冠肺炎抗体药物的研究。面对民众对药物和疫苗的渴求,这两个项目给科研人员带来了巨大压力。为了快些出结果,研究员王奇慧甚至累到出现高频失聪。

经过连续数月“冲刺”,严景华、高福、王奇慧合作团队不负重望,不断传出好消息。6月5日,微生物所和君实生物联合研发的新冠病毒全人源单克隆抗体的临床试验获国家药监局批准,这是全球首个完成非人灵长类动物实验后,在健康人群中开展的新冠肺炎治疗性抗体临床试验。同时,高福与首都医科大学、中科院北京生命科学研究院等机构研究者合作分离出的另外一组人源性抗体,也已进入临床前试验阶段。

6月19日,微生物所研发的新冠重组蛋白疫苗获批开展Ⅰ期临床试验。有别于此前获批进入临床试验的腺病毒载体疫苗和灭活疫苗,这是一种新技术路线研制的新冠病毒疫苗,其特点是将一个病原体最有效的抗原成分基因拿出进行体外重组,然后制成疫苗。最近,微生物所第二款疫苗——重组黑猩猩腺病毒载体新冠疫苗,也已与企业达成协议共同开发,目前处于临床前准备阶段。

至此,微生物所的两组人源性抗体、两款疫苗,正向前迈进。

不仅如此,上述研究成果还先后发表于《自然》《细胞》《科学》等杂志,其中抗体研究转化产出超2亿元,实现了从基础研究到经济效益的跨越。“产学研结合非常重要,要想做好转化,一开始就要奔着产品去。”严景华告诉《中国科学报》,在此次疫苗、抗体研发之初,课题组就利用此前建立的合作关系,邀请企业参与。“否则,实验室做的东西没办法快速转化成产品。”

与此同时,病原室其他成果也捷报频传:施一团队揭示了新冠病毒核心聚合酶复合物的近原子分辨率结构;齐建勋团队解析了新冠病毒RBD与人体ACE2复合物的晶体结构;毕玉海团队率先研制新冠病毒核酸检测试剂盒,捐赠全国各地2万余份;作为构成疫苗必备的抗原、佐剂两大要素之一,孟颂东团队研制的目前唯一用于临床的天然佐剂——gp96介导的T细胞佐剂已达到临床生产级别,成为疫苗研发的技术储备。

此外,温廷益团队合成的全球首款“尼龙56”材料8月底在黑龙江投产,日产量足以制作数百万套防护服,弥补了生物安全防控中通常缺失的“防护”研究一环。需要指出的是,该材料打破了长久以来美国“尼龙66”的技术垄断,不仅具有阻燃性,还具有吸湿性、易染色以及原材料价格低廉等特点,是制作军装、医用防护服等的理想材料。温廷益介绍,最近这项从玉米到服装材料的原创技术已经转化,转让费为1.2亿元。

“做研究一定要平战结合,‘平’时干的事要能解决‘战’时的需求。”高福强调。

与疫情短兵相接,病原室交出了一份沉甸甸的“成绩单”。而支撑起这次微生物所抗疫全链条联动的,则是实验室十余年的创新与沉淀。

顶天立地 与国共振

“中国科学家如果不去解决中国社会发展需求所对标的科学问题,那就不是真正的科学家。”高福说,“科学问题一定要和社会问题有效对接,研究成果或是走上书架,进入教科书;或是走上货架,变成产品,解决实际需求。”

在高福看来,这也是病原室的使命与存在的意义。